栏目导航

news

纯水设备

主页 > 纯水设备 >

驰援湖北:荆州战疫日记“舱室”里那些不寻常的人和不寻常的照片

发布日期:2022-05-13 16:40   来源:未知   阅读:

  (深圳报业集团特派荆州记者 唐亚明 李晶川)在前线医疗队,“舱室”是一个特有名词,实际上是指重症监护室,也就是确诊患者的病房,或者说所有确诊患者住院的地方。或许是觉得穿上防护服有点儿像宇航员的感觉,所以医护人员们都喜欢把进入重症病区称为“进舱”。

  医护人员在进入这里之前,要按规定穿戴好三级防护装备,主要包括防护服、隔离服、护目镜、面屏、鞋套,以及至少三层橡胶手套。穿麻烦,脱更麻烦,因为脱的时候要格外小心,绝对不能让皮肤和内层穿的衣服被外层的防护装备沾染,哪怕只是一点点都不行。手机和照相机是不能带进去的,因为没有办法确保出来的时候百分之百消毒,除非做好了带进去就不要了的准备。

  正因为如此,尽管前方老记们也接受过培训和考核,但到了现场,还是无法获得进“舱”许可。尽管遗憾,却又无可奈何,毕竟事关全队安全,不是个人逞英雄的时候。

  深圳医疗队队员曹慧敏在为患者服务。为了方便在“舱室”内互相辨识,医护人员都在自己的衣服上用记号笔写上了名字。

  但老记有老记的办法。在反复和医疗队沟通并听取了易黎队长的建议后,老记给总部领导提了一个建议,买两部“一次性手机”,让医护人员带进去,作为我们的“眼睛”,让读者可以看到更多“舱”内的真实图景。领导很爽快地答应了。

  但事情还是并非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的医疗队员进“舱”好几天了,可传出来的图像却寥寥无几,让老记备感煎熬。原来,刚接手工作的医护人员其实是没多少时间和精力去考虑拍照、录视频的。所以,几天过去了,我们的“一次性手机”“火力”严重不足,尽管后方连连催促,前方老记却一直没有办法提供充足的“弹药”。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出乎前方老记意料的情况出现了:昨天晚上,我们突然收到了十几张新的“舱内”图片,一打听才知道,这些照片很多竟然是患者帮忙拍摄的。哦,原来是随着医护人员跟他们越来越熟悉,患者朋友们开始主动帮助我们的医疗队员完成前方老记交代的任务,不经意间成了前方老记的“编外通讯员”。

  深圳医疗队临时党支部书记王玲与当地县人民医院两位护士长共同讨论排班及各班职责。深圳医疗队员张佳佳摄。

  深圳医疗队临时党支部书记王玲在监利县中医院重症病房为患者植入PICC导管。

  尽管谈不到构图、用光,尽管发回的照片也不讲究像素高低,但这些由不寻常的人拍摄的不寻常的照片,还是让前方老记非常感动备加珍惜。

  治疗间隙,深圳医疗队队员张佳佳(右一)与小伙伴一起走进病房,与患者互动。

  深圳医疗队员为患者发放沙糖桔与苹果。水果也是从广东远道而来,是广东爱心人士捐给深圳医疗队的,队员们分享给患者朋友。

  希望这些照片,能成为前方后方、医生患者的共同记忆,成为我们团结一心共抗疫情的永久见证。精彩腾讯邀你玩转QQ皮肤战火蔓延趋势向全新机型全球首发?先农氏与盒马就智能无